你好,歡迎來到司法鑒定服務網!

全國服務熱線

0662-6322769
打架導致心臟病人死亡如何定性

時間:2018-02-27 11:22 來源:法律教育網

打架互毆中導致心臟病人死亡,對這一行為應該怎么定性,是過失致人死亡,還是故意致死,亦或是不構成犯罪?

案情:

二00五年二月六日七時許,犯罪嫌疑人蘇某、陳某因被害人張某的妻子王某到其家拿廟門鑰匙,欲去燒香拜佛一事與其發生爭執,進而兩家人撕打起來。行為中,蘇某見對方張某與丈夫陳某扭打在一起,便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張某扔過去,正好打在張某的頭部。張某當場昏死過去,后經搶救無效于當日死亡。經法醫鑒定:張某尸表檢驗左眉弓一處鈍器創口,左前額及右眉弓處有一處散在挫擦傷,損傷程度為輕微傷。病理檢驗證實張某生前患有嚴重冠狀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臟病,其中左旋支粥樣硬化斑達Ⅲ級,房室結輕度纖維化,房室結動脈重度狹窄等嚴重潛在心臟病,在情緒激動、激烈運動、外傷等因素作用下,誘發心跳驟停體克猝死。

分岐意見:

本案在處理過程中,對犯罪嫌疑人蘇某、陳某的行為如何定性,存在以下三種不同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犯罪嫌疑人蘇某、陳某的行為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犯罪嫌疑人蘇某、陳某因瑣事與他人打架,在主觀上并無傷害他人的故意,對于自已的行為引起張某死亡的結果不是希望,而是一種過失,符合過失致人死亡的犯罪特征。

第二種意見認為:犯罪嫌疑人蘇某、陳某的行為不構成犯罪。其行為在客觀上雖然造成了張某死亡的結果,但不是出于故意或者過失,因蘇某、陳某不知道張某患有心臟病,是不能預見的。因此、發生張某死亡的結果是屬于意外事件。被害人的死亡與蘇某、陳某的傷害行為是否具有刑法上的因果關系不能確定,故蘇某、陳某的行為不構成犯罪。

第三種意見認為:犯罪嫌疑人蘇某、陳某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犯罪嫌疑人蘇某、陳某因瑣事與對方打架,故意傷害他人的主觀故意十分明顯,且造成了張某的死亡結果,符合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的構成要件。

評析:筆者同意第三種意見,理由如下:

一,本案不構成過失致人死亡罪。過失致人死亡罪與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二者雖然在客觀上都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結果,且主觀上對被害人的死亡結果都是持過失的心理狀態。但二者的區別之處在于:過失致人死亡主觀上沒有傷害他人身體健康的故意,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主觀上存在著傷害他人身體健康的故意。本案中,犯罪嫌疑人蘇某、陳某先是用拳腳與對方打架,后蘇某見其丈夫陳某頭面部流著血與張某扭打在一起時,便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對著張某的頭部猛打下去,致使張某雙腿一軟當場倒地昏死過去。這一舉動就說明犯罪嫌疑人有故意傷害他人的主觀故意是十分明顯的。

二,本案也不屬于意外事件。所謂意外事件是指:行為在客觀上雖然造成了損害結果,但不是出于故意或者過失,而是由于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預見的原因所引起的。它必須同時具備三個條件:一是行為在客觀上造成了損害結果;二是行為人在主觀上沒有罪過,既不是出于故意,也不是出于過失;三是損害結果發生的原因是由于不能抗拒或者不能預見引起的。不能抗拒是指行為人遇到不能控制和排除的外來力量,即使行為人全力以赴,仍然無法避免。不能預見是指行為人在其行為引起危害結果的當時,沒有預見,而且根據當時的情況以及行為人的主觀條件,他也不可能預見。本案中,蘇某、陳某由于在案發前與被害方在蓋房時產生予盾打過架。案發當日陳某對張某說“要打我們兩人來打,打死不賠人命”,也說明陳某有傷害他人的主觀故意。陳某和張某在互毆過程中,蘇某見丈夫陳某被打出血,便拾起石頭猛砸張某的頭部,張某的死亡是蘇某、陳某共同傷害行為的結果,因而不屬于意外事件。

三,犯罪嫌疑人蘇某、陳某的行為構成故意傷害罪。首先、兩犯罪嫌疑人在主觀上都有傷害對方的故意。先是陳某與張某對打互毆,雙方都有著傷害對方的故意,且均有外傷。當蘇某看到其丈夫陳某與張某扭打在一起時,便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張某的頭部猛打下去,這一舉動也明顯有傷害他人的主觀故意。其次,根據法醫鑒定,張某在情緒激動、激烈運動、外傷等因素作用下,誘發心跳驟停體克猝死。本案張某的死亡結果,在客觀上與蘇某、陳某的傷害行為有著刑法上的因果關系,不能以蘇某、陳某不知道張某患有嚴重心臟病或未能預見到互毆和用石頭打會有如此嚴重后果為借口,來否認其因果關系的存在。

綜上所述,犯罪嫌疑人蘇某、陳某二人的行為均應定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罪。

3d和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