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歡迎來到司法鑒定服務網!

全國服務熱線

0662-6322769
輪船拖帶作業致人身傷害賠償案

時間:2018-02-27 15:20 來源:互聯網

因為拖帶作業撇纜時未打招呼導致自己人身受到傷害,李某明將中波輪船股份有限公司告上了法庭。

原告:李某明,男,53歲,大連港務局輪駁公司船員。

被告:中波輪船股份有限公司。

1996年12月4日10∶50時,風力3-4級(排除了船舶擺動因素),大連港務局輪駁公司“連港11”拖輪按調度通知,駛向大連港9區,為將離泊的被告所屬的“李白”輪進行拖帶作業。11∶10時,“連港11”拖輪頂靠“李白”輪左舷后部,“連港11”拖輪水手即原告李某明按拖輪拖帶作業鈴聲指示即到其船艏帶纜樁前部,俯身整理引纜繩做帶纜工作準備。此時,站在“李白”輪左舷后部舷墻邊的該輪二副顧金順、水手長祝立山、水手葉國華三人未認真觀察“連港11”拖輪船艏環境,亦未向原告警示,水手長祝立山擅自指揮水手葉國華向“連港11”拖輪船艏撇纜,其膠制撇纜頭擊中剛站起身的原告頭頂,致原告當即休克倒地。水手葉國華見狀便提起撇纜,重新從本輪導纜孔將撇纜緩慢放下。至此,“連港11”拖輪中止作業,返航搶救原告。12∶00時許,原告蘇醒后被送到大連鐵路醫院診查,診斷為腦外傷。而后原告又分別在大連港醫院、大連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診治,均診斷為頭部外傷,腦震蕩。外傷三個月后,原告腦震蕩病理改變,出現表情呆板,反應遲鈍,走路不穩,智能差,雙上肢意向性及靜止性震顫等癥狀。經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技術處法醫技術鑒定和大連市勞動鑒定委員會勞動鑒定,結論:原告李某明腦震蕩,多系統變性,為帕金森氏綜合癥,并已完全喪失勞動能力。又經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技術處法醫技術鑒定認為:原告現患帕金森氏綜合癥,屬醫療期滿后仍然不能脫離治療者,即醫療依賴。1996年12月4日起,原告已實際支出醫療費、鑒定費18570.76元,就醫市內交通費1315.80元。原告1996年12月前平均月工資1491.00元,1997年1月起每月實得生活費734.00元,每月減少757.00元收入,至2005年11月(原告至法定退休年齡)將減少收入80999.00元;醫療依賴藥物費用每年10950.00元,至2015年原告需支付208050.00元。

原告李某明向大連海事法院提起訴訟稱:本人在聽到拖輪的電鈴指示后,便迅速來到拖輪船艏的帶纜樁前彎下腰整理引纜繩,起身時突然被“李白”輪拋下的撇纜頭擊中頭頂,當即栽倒不醒人事。經醫院搶救、治療,診斷為腦震蕩并導致腦病變,現發展為帕金森氏綜合癥,已不能再從事水手工作。該事故的發生,是被告水手違章作業造成的,被告應負全部責任。請求法院判令被告賠償我1996年12月4日至今的醫療費、鑒定費以及交通費22068.76元,賠償我自該日起至2006年間無法從事原工作的誤工損失187117.20元,賠償我繼續治療費265742.92元及精神損失10萬元。

被告中波輪船股份有限公司答辯稱:被告水手在撇纜前進行了觀察,也打了招呼。該水手不可能準確打在帶纜樁附近,撇纜頭打到帶纜樁后回彈到原告頭頂,屬偶然,被告沒有過錯。原告在拖帶作業中沒有戴安全帽,對事故的發生具有明顯過錯,應承擔相應的責任。原告所在單位出具的用以證明該單位解系纜作業無戴安全帽規定的《船舶作業指導書》不是文件全文,應查清有無這項規定。關于誤工損失,原告請求工資金額不合法,被告如負賠償責任,只應賠償原告收入減少的部分,即應減去原告在單位的實際收入。原告請求的繼續治療費,其計算方法無合法依據,不應支持。

審判大連海事法院經審理還查明:大連港務局輪駁公司現行的Q/DLG.G.11.3?96《船舶作業指導書》中沒有關于拖輪水手在拖帶作業解系纜操作時須佩戴安全帽及拖輪與被拖帶船舶誰應向誰撇纜的規定。被告現行的《中遠船舶主要作業和技術操作安全規定》第三章第四條規定:“解系纜作業,必須按著船長的命令作業,船頭、船尾分別由大副、二副負責現場的全面指揮和安全監督?!?/p>

大連海事法院認為:在港口拖帶作業中拖輪與被拖帶船舶之間誰向誰撇纜尚無具體規定的情況下,原告在“連港11”拖輪為被告所屬“李白”輪拖帶作業過程中,執行作業指令,到拖輪船艏整理撇纜繩,屬職務行為。原告所處位置及所做的引纜準備工作,并未違背作業習慣和規章制度,故無民事過錯。港航界的拖帶作業規章均規定:“撇纜前應先觀察好周圍情況,并向現場人員打招呼,以免撇纜頭傷人”。即,擬打撇纜人在先行觀察的同時,無論用何種方式,必須將自己打撇纜的意思表示傳遞給對方,在與對方取得合意的情況下,以安全區域為目標,以人身安全為根本,謹慎、熟練地實施撇纜行為,在對方的配合下完成帶纜作業。然而,被告所屬“李白”輪水手長祝立山擅自行使指揮權,水手葉國華盲目地向拖輪船艏撇纜,擊中未得到任何警示,且處于無法預見和防御狀態的原告的頭頂,造成原告腦震蕩,并病變致帕金森氏綜合癥,致使原告喪失全部勞動能力。原告為維護其合法權益,要求被告承擔責任,賠償損失,合法得當,應依法予以保護。

被告所屬“李白”輪船員,非但未盡謹慎義務,而且違章作業,致使原告身體受到傷害,被告船員的違章行為與原告的傷害后果存在著必然的因果關系,且侵害了原告的健康權利和勞動權利,被告須依法承擔全部民事責任,履行其民事賠償義務。訴訟中,被告主張原告未戴安全帽具有明顯過錯,并與本案有直接因果關系,但被告未能舉出相應的證據支持其上述主張,本院無采信之依據,故不認為原告未戴安全帽屬違章行為,不認定其具有民事過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六條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條的規定,大連海事法院于1997年12月24日判決:

一、被告賠償原告醫療費、鑒定費18570.76元。

二、被告賠償原告就醫交通費1325.80元。

三、被告賠償原告自1997年1月至2005年11月工資收入損失80999.00元。

四、被告賠償原告自1997年1月至2015年末醫療依賴藥物費用208050.00元。

五、駁回原、被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大連海事法院判決后,被告不服,向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除堅持一審答辯理由外,還提出:李某明因事故造成了腦震蕩后果,現狀為帕金森氏綜合癥,并導致喪失勞動能力,而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的鑒定結論是其現癥不排除腦震蕩病理改變所致,故其喪失勞動能力不一定是事故所致。李某明從1996年12月至1997年1月的住院費是由其所在單位大連港輪駁公司提供的,李某明對此不具有請求權。原判賠償數額不當,要求改判。

被上訴人李某明答辯稱:上訴人沒有證據證明我的病癥及喪失勞動能力是其他原因所致。我的住院費是由單位大連港輪駁公司墊付的,我對此有請求權。請求二審維持原判。

遼寧省高級人民法院查明的事實與一審認定的事實相同。該院認為:被上訴人作為拖輪水手,依大連港輪駁公司現行的《船舶作業指導書》進行拖帶作業、解系纜操作,沒有違章行為,不存在過錯。上訴人水手在“李白”輪拖帶作業過程中,違反港航界拖帶作業“撇纜前應先觀察好周圍情況,并向現場人員打招呼,以免撇纜頭傷人”的規章,致被上訴人受到傷害,應依過錯承擔全部民事責任。雖然大連市中級人民法院的鑒定結論為現癥狀不排除腦震蕩病理改變所致,但從現有證據看,沒有其他證據證明被上訴人現帕金森氏綜合癥是其他病理原因所致,故上訴人所提被上訴人喪失勞動能力不一定就是事故所致的上訴理由,不能支持。被上訴人的住院費由大連港輪駁公司墊付,與上訴人是否應予賠償不是同一法律關系,上訴人據此認為被上訴人對此不具有請求權沒有法律依據,不予支持。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五十三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該院于1998年9月14日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評析本案的特殊之處在于兩審法院對原告醫療依賴費用和工資收入損失的認定。

《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侵害公民身體造成傷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本案原告因受傷而形成了醫療依賴,醫療期滿后仍不能脫離治療,所需醫療費用應當屬于該條規定的加害人應當賠償的受害人的醫療費的范疇。法院判令被告給付原告醫療依賴費用,符合《民法通則》的規定。

《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九條還規定,侵害公民身體致殘的,加害人應當補助殘廢者的生活補助費等費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試行)》(以下稱《貫徹意見》)第一百四十六條規定:“侵害他人身體致使其喪失全部或者部分勞動能力的,賠償生活補助費一般應補足到不低于當地居民基本生活費的標準?!北景钢?,法院沒有判令被告給付原告生活補助費,而是判令被告給付原告自1997年1月至2005年11月(原告退休時間)的工資收入損失。法院判令被告給付原告工資收入損失符合侵權行為損害與賠償相等的完全賠償原則。

《民法通則》第一百一十二條就違反合同的民事責任規定,違反合同一方的賠償責任應當相當于另一方因此而遭受的損失。但對侵權行為的賠償責任,《民法通則》卻沒有這樣明確的規定。但按我國民法的公平原則,侵權行為的賠償責任應與受害人所受到的實際損失相符,即侵權行為人應對其侵權行為給受害人造成的全部損失進行賠償,應按損失與賠償相等的完全賠償原則來確定侵權行為人的賠償責任。本案中,原告的工資收入損失完全是由被告的侵權行為所造成的。按照損失與賠償相等的完全賠償原則,被告應對原告的全部工資收入損失進行賠償。賠償生活補助費,是就侵權致殘的一般情況而言,是否判決給付生活補助費以取代工資收入損失,應視具體情況而定。本案中,如果判令被告給付原告生活補助費,并按《貫徹意見》來決定補助費的給付標準,由于原告喪失勞動能力后仍可從原所在單位領取月743元的生活費,而這一數額已經超過了大連市民的基本生活費標準,原告將不能自被告處得到生活補助費,原告在毫無過錯的情況下每月將減少757元工資收入,而被告對因其過錯給原告造成的損失卻不承擔任何責任,這顯然有違損害與賠償相等的完全賠償原則,對原告顯然是不公平的。

判令被告賠償原告工資收入損失,也符合我國侵權行為法考慮當事人實際情況的賠償原則?!睹穹ㄍ▌t》之所以規定加害人給付受害人生活補助費,而沒有規定加害人賠償受害人工資收入損失,《貫徹意見》之所以規定了一個較低的生活補助費賠償標準,主要是考慮到我國的實際情況,避免因賠償額過高使加害人及其親屬的生活陷于極度的困難之中,這一規定作為一般原則加以適用是毫無異議的。但就本案而言,加害人是具有雄厚實力的航運公司,不會因賠償原告工資收入損失而在經濟上陷入困難,而原告若得不到工資收入損失賠償,其本人及依靠其撫養的人的生活將受到嚴重影響,考慮到加害人的實際經濟狀況,同時也考慮受害人的經濟狀況,則應當判令被告賠償原告工資收入損失。

責任編輯按:

醫療依賴費用是可預計的、必然要支出的費用,屬于受害人受傷所需醫療費用的范疇,應由加害人予以賠償。問題是其計算方法和標準,不是任一方當事人說了算,而應由有關專業部門評估來確定。

《貫徹意見》第一百四十六條規定的“賠償生活補助費一般應補足到不低于當地居民基本生活費的標準”,其含義是對受害人沒有工資收入或雖有工資收入但收入低于當地居民基本生活費的標準的,應當按當地居民基本生活費的標準予以補足。對受害人原有工資收入,且高于當地居民基本生活費的標準的,因受傷影響或喪失勞動能力而減少的工資收入,是屬侵權行為造成的受害人的直接經濟損失,應由加害人按受害人原工資標準賠償減少的部分,此問題和上述第一百四十六條規定的內容無關。

3d和值